当前位置:主页 > 直播 > 省级地方台 >
江苏卫视 介绍
  江苏卫视1960年5月1日,江苏卫视的前身南京电视台开播。于1997年正式上星,信号播发范围覆盖全世界72%的人口。江苏卫视是目前我国省级地方台影响力仅低于湖南卫视的超强电视台。
  始终保持节目形式的好听好看是维系节目质量的起点与终点,用技术优化节目形式,为视觉中国提供养眼、养心的节目,已是新一轮省级卫视真正落地竞争的重要内容。安全播出只是电视传播的基本要求,安全播出,经典到达才是电视传播的终极目标。
  胸怀大志的江苏卫视没有理由不为此垂范于卫视天下。2010年,江苏卫视频道定位从情感升级为幸福,提出情感天下,幸福中国的号,决心打造出一个强势的幸福频道品牌。
  这不仅是一个电视台综合实力的反映,也表明了新时代传媒人在人文思想、社会价值层面上更高的追求。幸福观是人们对什么是幸福的的观念、看法、标准。
  它产生于一定的文化观念,但却以一种主观的形态起作用,它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在对待幸福问题时的表现。有学者把幸福观分为三个层次:即生理幸福观、心理幸福观、伦理幸福观。认真分析三者之间的区别与联系,对研究江苏卫视定位升级后的内容生产及节目定位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电视媒体的定位作为一种信息在线传播过程,一种与受众沟通的方式,它的效用如何要看定位是否能深入人心,单纯定位本身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的竞争优势,只有定位获得了目标市场的认可,媒体才有可能形成现实竞争优势。具体到江苏卫视的定位升级,如何打造幸福频道,践行幸福价值观,并在节目内容上得以呈现,则是摆在电视人面前的一个新的课题。本文试着从幸福阅读、幸福体验、幸福思考、幸福行动四个方面,对江苏卫视现有栏目节目的定位及内容创新作浅要的分析。幸福阅读生理幸福观认为,人的本性在于他的生理特征,所以,他的幸福源于生理欲望的满足。传播学专家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则认为,媒介即人的器官的延伸。电视作为一种现代传播媒介,极大地延伸了人的眼耳器官的功能,成为深入影响人们学习、工作、生活的视听媒介。现在,电视除了每天提供海量新闻、各类资讯外,现代电视节目也将视角关注到普通人、普通家庭的情感生活中来。多样化、差异化、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可以充分满足受众的感官享受。幸福是什么?不同人、不同时代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寻找真情和幸福的故事永远不会缺少观众,这也是情感故事类电视节目一直深受观众欢迎的主要原因。2006年底,江苏广电总台坚持情感定位,整合原情感地带栏目群的资源优势和创作力量,打造全新事件类电视栏目《人间》。该栏目定位于正在发生的事件,共同经历的情感,努力记录当代中国人情感生活的轨迹。2007年,江苏卫视又开办了一档故事类节目《世间》,力图打造中国第一的故事播出平台。高密度的在线播出,两个栏目之间的相互呼应与补充,很快赢得受众市场,并强力支撑起江苏卫视的收视平台。
  江苏卫视精品栏目《非诚勿扰》----------------------------
  从几个层面比较分析双方的竞争策略,探析卫视生存现状与发展策略。战略时机选择比较分析
  在电视竞争中,战略时机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要比战略更重要。
  市场营销学将产品的生命周期分为导人期、增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一般来说,品牌有其产生、发展、成熟和衰退的过程。电视栏目也有自身的生命周期。
  就某些王牌电视栏目而言,一般会经历萌芽、成长、鼎盛、徘徊、衰落、退出的生命周期。实际上,在《非诚勿扰》出现前,湖南卫视的《玫瑰之约》曾经领导了90年代电视荧屏婚配热的浪潮。
  然而,花无百日红。《玫瑰之约》在2002年开始走下坡路,1年之后无奈停播。由此可见,任何一个强势栏目都有其成长的内在规律。因此,在竞争策略上,想挑战一个强势栏目,战略介人的时机很重要。
  是选择在领导品牌的鼎盛时期介人还是在徘徊或衰退期介人,决定了你需要投人战役的成本和取胜概率。一般而言,选择在对手的成长期和衰退期介人,成本最低,取胜的概率最高;而在对手的鼎盛期挤入,取胜的概率最小,付出的成本最大。因此,在竞争中首先要对对手成长的生命周期做出准确全面的分析与判断,尽量避免在对手的鼎盛期介入。
  从目前流行的几个版本的收视数据来看,《非诚勿扰》依然稳居大部分收视榜之冠,但已流出疲态,例如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就号称收视率破3超越了《非诚勿扰》。因此,从目前态势来看,《非诚勿扰》仍然处于生命周期中的鼎盛后期,湖南卫视选择在这一时期介人,显然在时机的选择上稍显急躁。
  4.做好导读和链接,增强服务性。
  重视导读在版面中的功能。两会期间,随着信息越来越多、报纸越来越厚,一版的导读更是不可或缺的版面要素。于是,一版要闻版承担起了封面和窗的功能。重大新闻报道版面创新
  1.扬长避短,调动多元手段丰富版面形式。
  两会系列报道,相对于网络等新兴媒体,报纸的传播速度不占优势,但报纸能够将多种版面元素进行综合运用,精心编排的版面具有较高的艺术性,这是网络等媒体无法取代的。通过文字、图片、色彩、线条、留白等版面语言的运用,彰显新闻主题的整体性和艺术性。
  2.内容策划与版面策划协同配合,实现完美包装。
  好的版面通常是文字编辑、策划人员、版面编辑共同努力的产物,是由不同部门、多位记者、编辑合作完成的。两会版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对新闻事实(如十二五规划)的报道,它已经超越了事实描述的层面,而是以视觉设计表达与对事实的比较、研究和价值判断,是新闻编辑对内容的意义建构。正如西方学者所言,版面设计的标准已经从传统的新闻范畴转向了各种方法的综合运用。对于报纸版面编辑来说,通过视觉设计,不仅能够对新闻内容进行形象化解构,帮助读者在复杂的材料中理清其内在的关系和逻辑,而且这种设计本身就在赋予意义,引导公众形成价值判断。
  要达到这个境界.仅仅作内容策划是不够的,还要进行版面策划。中外报界无数的优秀版面证明,版面策划是视觉设计获得成功的前提条件。从图片的选择、剪辑到标题制作,从示意图的设计到色彩和留白的把握,都是有意图有目的的。
  3.注重锤炼标题,重大报道留存经典。
  俗话说:读书读皮,看报看题。标题是新闻内容的形象概括。如果不能通过美的形式和内容先声夺人,吸引读者的眼球,即使文章再精彩,也会因为标题不抓人而失去读者。相反,倘使文章标题承载着强烈的思想震撼力、丰富的艺术感染力、鲜明的时代表现力,就有可能吸引读者。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篇新闻能否取胜,标题是关键。
  从根本上说,电视栏目的竞争是观众资源的竞争。观众市场容量的相对饱和与电视频道资源过剩之间的矛盾,造成了受众关注度的稀释。特定时间段内的眼球争夺大战,竞争不在电视台,也不在节目本身,而是在受众的心智。在传播过度的社会里,由于媒介信息爆炸,人们的大脑倍受干扰,真正能接受的信息只有极小部分。定位理论告诉我们,消费者趋向于以简化的心智来处理泛滥信息,如同奥运会比赛,人们往往只关心和记住冠军,也就是领导品牌,而跟风者则被消费者大脑选择性淘汰。湖南卫视曾经在电视征婚栏目取得了领导者的地位,然而,那已是昨日黄花,当前的领导品牌是《非诚勿扰》,湖南卫视的地位变成了跟风者。此时选择强势介人,从战略上看仍然属于跟风策略。定位理论告诉我们,产品应努力在消费者心目中建立第一的地位。因此,湖南卫视的竞争栏目如果亦步亦趋难以出头。实际上,发现竞争品牌的强势和弱势的所在,不要在竞争品牌强势的领域贸然跟风、模仿,而要从其弱势空间人手,才是稳妥的战略。当然,如果选择在对手的优势领域强行切人,也未尝不是一种激进策略,但一定要从竞争品牌没有涉及到的细分市场出发,顺应观众的期待,通过概念的分割、重建,努力在观众心智中寻求新第一。三、栏目主持人比较分析方法还是内核都不一样。而乐嘉则认为,《非诚勿扰》的核心本质并非是一个纯粹的交友节目,那只是表面现象,我从一开始就把它当作了谈话节目来做。这样看来,我们就不难理解《非诚勿扰》为什么选择新闻节目主持人出身的孟非了。
  反观湖南卫视,尽管《我们约会吧》在节目的形式上和《非诚勿扰》极其相似,甚至爆出了互诉对方抄袭的争执。《我们约会吧》和今年新推出的由李湘领衔的《称心如意》,在形式上还推出了男选女亲友团等,但在收视率上一直未能有大的起色。对节目内涵认识的偏差以及由此产生的主持人策略的不同,导致了湖南卫视两档节目始终处于跟风的境地。
  明星主持路线在节目成长初期无疑具有一定的明星效应。知名节目主持人无疑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号召力,但同时也在观众心目中形成特定的主持风格。对于何灵和李湘而言,《快乐大本营》在观众心理上印记太深,使新的节目总有着《快乐大本营》的气息,而主持人本身的星光则容易淡化节目内容本身。
  主待人是一个电视栏目的灵魂。主持人的选择对于一个电视栏目的成败至关重要。《非诚勿扰》在主持人的选择上独辟蹊径,突出奇兵,巧用新闻节目主持人孟非。毋庸置疑,孟非、乐嘉乃至后期加盟的黄菌,对节目的成功起着重要的作用。
  内地电视征婚栏目,从《玫瑰之约》开始,历经了从火爆到低潮到沉寂再到《非诚勿扰》复兴的螺旋式发展过程。表面看是电视征婚节目重新火爆,但仔细分析,《非诚勿扰》与当初的《玫瑰之约》相比,在形式、内涵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用《非诚勿扰》制片人王刚的话说:表面上看《非诚勿扰》跟以前相亲类节目提供的内容是一样的,但是,无论是操作四、场外因素比较分析
  进人Web2.0后时代的电视,早已不是话语权的绝对主宰,特别是面对网络时代培育的一代观众群的成长壮大,电视的网络化生存已不是理论层面的预言。网络空间的炒作与造势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电视节目的热度。《非诚勿扰》在线直播以来的成功,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与网络成功的配合。嘉宾的大胆言论和各种话题传播效应对收视率贡献巨大,从最初的宁愿在宝马里哭泣等出位言论,到嘉宾造假、艳照门事件,到最新的乐嘉微博请辞等等,话题不断。这些言论和话题从电视里延伸到网络上,通过对节目嘉宾选择而制造的各种广泛话题,主要依靠网民和观众的追捧,使《非诚勿扰》在网络上始终保持热度。而与网易、百度以及腾讯微博的官方合作,则使双方的互相支持不断走向深人。
  反观湖南卫视的两档节目,话题制造与网络运作的能力明显薄弱,今年强势推出的《称心如意》,尽管在借李湘复出进行了宣传,在节目的形式上有所创新,但在持续制造话题和网络运作能力方面的逊色,使得这两档节目又迅速归于平庸。
  五、结论与建议
  湖南卫视的两档竞争品牌在与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竞争中,虽然在节目形式上进行了创新,形成了一定的竞争力和冲击力,但由于在竞争时间的介人、竞争策略以及主持人的选择上,更重要的是对节目本质的理解和对电视时代的认识上存在差距,使其在短期内难以撼动《非诚勿扰》在本领域的领导地位。但《非诚勿扰》本身也存在着如何渡过栏目生命周期中的低潮,如何持续保持节目的新鲜感与认同度等问题,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同样面临着生存的危机。最近的乐嘉请辞事件则暴露了这一危机的来临。如不进行自我创新,则随时也有被其他电视台节目超赶的可能。缺乏创新是中国目前卫视生存最大的问题;互相模仿抄袭已经成为本土电视节目创作的恶性循环。作为中国卫视第一方阵的两大卫视,应通过节目自主创新,塑造品牌核心竞争力,早日走出这一怪圈。江苏广电总台和江苏卫视将与更多优秀的传媒娱乐机构展开更为广泛深入的合作,打造出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全国一流广电品牌。